夜雨沾衣等兰舟

【修伞】老子才没OOC (01)

糖醋排骨:

(第一次写全职的同人,虽然标题起的很硬气,但是角色可能会有点OOC,希望没有毁掉人物形象吧……)






大音量的手机铃声把苏沐秋从梦中唤醒,他还迷糊着,以为是闹铃,顺手一划,声音没停。他这才觉得不对,眨了眨眼睛仔细看了下,是苏沐橙的电话。


“喂……”他有气无力接起电话,“沐橙,什么事啊……”


与料想中的不同,电话那边是个男人的声音。苏沐秋一下清醒了大半,只听对方用平静的语气说:“这位先生,请冷静下来听我说,你妹妹……的手机在我手上。”


苏沐秋被他刚开始说出口的几个字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听完对方说的话只想破口大骂,不过他好歹保持了一点理智,没有真的骂出口,只是激动地询问了一下对方的身份。


“你谁啊!”


“哦,我是画室的助教,我姓叶。”


苏沐秋冷静多了。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从小喜欢画画。虽然两个人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是苏沐秋坚决支持妹妹的理想,拿出打工攒下的钱送她去了画室。现在正是暑假,等开学之后苏沐橙就是高二生,学业压力更重,趁现在这个时间学习刚刚好。苏沐橙在画室待了两个星期,回家之后没少跟他聊画室的事情。她提叶助教的次数不少,说这个叶助教画画得好,人又有意思,比之前板着个脸的老头子不知道好多少倍。


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他礼貌多了。


“谢谢叶老师,我妹妹丢三落四给你添麻烦了。我会跟她说的,让她明天上课的时候去取。”


“明天画室放假。你要是方便的话,现在过来取?我等你过来之后再下班。”


苏沐秋想了想,刚想问为什么不让苏沐橙自己去拿,对方便抢先一步给了回答。


“我让其他同学转告沐橙了,她说电影就要开场了,不太方便回来。”


苏沐橙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说要跟画室的同学去看电影,晚饭不在家里吃。画室离家其实不远,苏沐秋跑一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人为什么叫得那么亲热?沐橙是你能叫的?


他还没见到叶助教的人,就已经惹了一肚子气。他挂了电话,匆匆忙忙穿好衣服,往画室方向走去,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这家伙该不会是喜欢他妹妹吧?


即使是去掉苏沐秋眼睛里的妹妹滤镜,苏沐橙也仍然是个足以被称作好看的女孩。从小到大苏沐秋没少为这件事跟人打架,好在苏沐橙也懂事,没在那群蠢货身上浪费时间。原本喜欢上苏沐橙的都是她的同班同学,苏沐秋出面就好解决的多,可是听说这叶助教跟苏沐秋自己一样大,也喜欢苏沐橙,这就有点不好对付了,更何况他还是个搞艺术的。在苏沐秋的印象里,这样的男青年总有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搞不好还有忧郁的眼神。这样的人最会欺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了,他可不能让自己的妹妹落入虎口。


他胡思乱想着怎么从对方嘴里套话,怎么劝告对方不要对苏沐橙有非分之想,不自觉已经走到画室楼下。


从狭窄的楼梯里爬上六楼,他有点喘。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虽然已经是傍晚,他还是出了层薄汗。苏沐秋平时宅惯了,只有被苏沐橙强拉着才会出门晨跑,这阵子苏沐橙一大早就往画室跑,他便顺理成章地在家里发霉。


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敲了敲门。


开门的大概就是叶助教,虽然头发不像苏沐秋想象的那么长,不过也乱糟糟的,脸上的胡茬没刮干净,衣服上裤子上都粘着颜料,趿拉着人字拖,整个人看起来相当懒散。


叶助教看着他笑了,把他迎进门。


“你就是沐橙的哥哥?你们两个确实长得很像。”


他从口袋里掏出苏沐橙的手机递给苏沐秋,说:“你来了我就可以下班了,哎呀我可是饿惨喽……”


苏沐秋又听到一个“沐橙”,虽然不太高兴,但也不好发作。他环视了一周画室,画架画纸乱糟糟摆了一地,便问叶助教:“不收拾一下再走?”


叶助教乐了。


“一看你就是没来过,我要是给他们收拾了,东西都混在一起,明天这群小崽子们就要嗷嗷叫着找我麻烦。”


苏沐秋点了点头,心想他说的有道理。跟这人聊了几句,苏沐秋感觉这人不像什么坏人,虽然他对苏沐橙的态度还没问清楚,不过于情于理他都得再跟他道个谢。


“辛苦叶老师在这里等了,让你饿肚子真是不好意思。刚好我有空,请你吃个饭怎么样?”


他本来只是想客套客套,没想到叶助教毫不客气地答应了。


“好啊,去哪吃?”


嘿!苏沐秋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吞了。谁想到他能真的答应啊?他心算了一下这个月的生活费,勉强够用,但是去哪吃饭成了难题。不会显得太寒酸,又不花太多钱的地方……


“哎,这个……”


叶助教看他这样,拍拍他的肩膀,笑得特开心。“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不用你请。不过你估计还没吃饭吧?楼下有家米线,特棒。一块去呗?”


去就去,谁怕谁!苏沐秋跟着这个没正形的助教一块下了楼,两个人点了米线,面对面坐下,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叶助教开口先问:“你妹妹叫苏沐橙,你叫什么?苏沐红?”


苏沐秋没好气地报上大名。


“我还有个弟弟叫苏沐黄你信不信?”


“我倒是有个弟弟叫叶秋,巧吧,也是秋天的秋。”叶助教说,“我叫叶修。”


行!叶修,这下子苏沐秋算是记住他了。趁着米线还没端上来,他觉得是时候问问叶修关于苏沐橙的事情了。


“沐橙在画室表现怎么样?”


“挺好的。”叶修想了想说,“有天赋,肯努力,考一流学校不成问题。”


苏沐秋心里美滋滋。那当然,那可是他妹妹,没有不优秀的道理。不对,他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于是他换了个问法:“你觉得她性格怎么样?”


“性格嘛,也挺好的。活泼又有礼貌,跟同学相处的都挺好。”


苏沐秋心里更高兴了。他就喜欢听别人夸他妹妹。不过重点不能偏,他清了清嗓子,试图把话题拉到正轨上。


“你们两个关系很好?经常听我家妹妹提起你,说你人特好。”


“是吗?”叶修来了兴趣,稍微往前凑了凑,“她怎么夸我的?”


这时候热气腾腾的米线端上桌子,苏沐秋隔着正弯着腰放石锅的服务生,看不见叶修什么表情,他回忆起苏沐橙提起叶修的时候,说他不正经,把画室的老头气得肝疼,不过教得好又有耐心,就是嘲讽起来特别厉害。


他略去了负面词汇,把叶修好好夸了一通。叶修装腔作势地鼓起掌来:“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喜爱,这个奖我当之无愧。”


靠!你以为是得了奥斯卡啊?苏沐秋忍住了把米线往他脸上甩的冲动。


“你妹妹也没少夸你。说你特别好,特别照顾她,就是太爱操心,有时候跟个老妈子似的。”


叶修说。


“我不操心谁操心啊,”苏沐秋觉得好气又好笑,“这小丫头片子,回家收拾她。”


“有时候没必要操心的事情还是别操心了。”叶修正色,“你家沐橙很懂事,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大她三岁的男人谈恋爱。”


苏沐秋惊讶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手一松,夹到一半的米线出溜一下滑回碗里。


“你……你看出来了?”


“都写在脸上了,谁看不出来啊。”叶修摊手。“我跟她也就是普通的关系好而已,叫她沐橙是因为大家都这样叫,明白了?”


苏沐秋脸上一阵红。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来:“误会你真是对不起了啊。”


“都是当哥的,理解理解。我弟要是背着我搞对象,我也得去看看对方是谁。”


“原来你还真有个弟弟?”


“虽然苏沐黄是假的,不过叶秋是真的。”


 


结束了这顿奇怪的晚饭,两人各自付账。苏沐秋摸了摸口袋,没有带钱。


“手机支付可以吗?”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扫了店家的码。叶修在一旁等着,突然出声问他:


“你是一叶之秋的粉?”


苏沐秋正输着密码,随口答道:“是啊,怎么了?”他奇怪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后来想起自己的手机壳就是《却邪》第十二话的无水印大图,估计叶修是看到了这个。


“我自己去网店定制的。”


他把手机递过去,叶修看了两眼,还了回来。


“质量不错嘛。”


“你也喜欢一叶?”对方能一眼看出,想来也是粉,苏沐秋见到同好,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语调都提高了几分。


“我不是一叶的粉丝。”叶修回答。


“哦,这样啊。”苏沐秋泄了气,谁知对方下一句让他大跌眼镜。


“我就是一叶之秋。”


“啥?你要是一叶之秋,我就是大漠孤烟!”苏沐秋不屑一顾。“一叶可是我偶像,你不要瞎开玩笑。”


这人果然不正经,谁知道他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反正说他是一叶,苏沐秋是不信的。一叶之秋,漫画家,《却邪》的作者,以画风精致,剧情出色著称,近来人气很高,作者本人却相当高冷,微博上除了更新就是转发,从来不多说一个字。苏沐秋写了那么多同人文,偶尔被翻一次牌子,大神也只是只转发,不评论的,哪像叶修这么贫。


“那就不开玩笑了,”叶修耸肩。“我是他的粉丝。”


“那你吃哪对CP?产粮吗?粉丝群你有没有加?”苏沐秋放下心来,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在这种地方遇到同好让他非常激动,都快忘了这是米线店了。


“吃孜然,不产粮,粉丝群也没加。”叶修挨个回答。


孜然就是苏沐秋吃的CP,双男主梓和然,听起来就让人想流口水。


“那加一下群?群里粮很多的。”苏沐秋迅速找到群号,又发觉自己不知道怎么给叶修发送,便提议:“要不你加一下我好友,我拉你进去?”


“行啊。”叶修同意了。苏沐秋很快收到了好友申请,申请人昵称看得他别扭。


“你还真是死忠粉啊,连昵称都是一叶之秋。”


叶修笑了两声,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苏沐秋是管理员,直接拉了他进群。每次有新人来,群消息总会瞬间飞涨,多半是迎新之类的话。在米线店门口站太久总不是太好,苏沐秋没继续看消息,跟着叶修出了门。


他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叶修多半是个大触,只要自己稍加鼓动,想看的CP就不缺粮吃。最近他喜欢的画手太太纷纷爬墙,遇到一个简直是太不容易。他为自己的机智窃喜,


光顾着想怎么蛊惑叶修产粮,跟叶修本人道别得倒是相当草率。


已经是七点钟,天色依旧不怎么暗。街道两边的路灯刚亮,仿佛没缓过劲来,还是橙黄色的,过一会才慢吞吞地明亮起来。


晚风吹过,苏沐秋觉得整个人都懒散下来,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又想到刚刚的经历,觉得世界真是奇妙。一叶的粉已经多到随便去个画室就能逮到了?有那么夸张吗?而且虽然他人气是很旺,不过因为漫画里女性角色稀少,双男主还时常有互动,导致女粉数量远远高于男粉。粉丝群里的女生们见到男性粉丝就如狼似虎,怎么就让苏沐秋随便给捡到了?


苏沐秋想了半天也只能把这归结于巧合上面,毕竟也没有别的解释。


他到家,发现苏沐橙已经回来了。


“小丫头,可以啊,敢在老师面前说哥哥坏话了。”苏沐秋作势要去弹她额头,两人闹了一阵子,苏沐橙问他:


“哥,叶老师很有意思吧?”


苏沐秋本来想答一句“有意思”,又想起叶修满嘴跑火车的样子,“有意思”三个字便说得咬牙切齿。


“我就觉得老师和哥哥会合得来。毕竟你们是同龄人嘛。”苏沐橙笑。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他和我一样大。”苏沐秋回忆起对方的样子,感觉他至少比自己老三岁。


“那是因为他没刮胡子,刮了就好多了。”


“这人太邋遢了。”苏沐秋吐槽。


“哥哥你不是也一样嘛,也好意思说人家。”苏沐橙毫不给哥哥留情面。


苏沐秋斗嘴斗不过,赶紧转移话题:“来来来,跟哥哥说说,电影好看吗?”


 


跟苏沐橙聊了会儿天,他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翻起群消息。叶修在群里没讲话,大家好奇新人怎么不冒泡,很快这个话题就结束了。


他发消息给叶修:“群规还有相册里的粮看了?”


对方回得很快:“群规看了,粮看了点,质量参次不齐”


苏沐秋汗颜。叶修的评价很客观,毕竟这个粉丝群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往相册里扔粮,平均质量不会太高。


对方的消息又弹出来:


“不过你写的不错”


那当然,苏沐秋骄傲地摸了下鼻子。自己可是被作者本人翻过牌子的人,有好多人等着他投喂呢。


他正洋洋得意着,叶修的下一条消息发送过来:


“就是有点OOC了,梓的性格要更强硬一点”


苏沐秋差点没吃了键盘。


他发了个张巨大的“哦”.jpg,关掉了对话窗口。


这什么人啊!


你才OOC!你全家都OOC!




TBC

[周叶] 告白信 致周泽楷

吉时已到:

^解禁放出,主催@梓子子 祝收到信的你们和周叶一样幸福

“我想在我的热爱里,除了荣耀再加一个你。”

—— 叶修


《告白信 致周泽楷》

小周:

  几日不见了,想哥了没?

  哥太无聊了,有这么大块的时间却不能打荣耀,手痒地只好给你写信了。

  想说的话很多,但是除了训练计划与作战分析我已经很久没有手写过什么了。我带了好多的……书……看了一下准备学习一下, 但是那里面说话都太酸太文绉绉了。而且虽然你长的好看,但是又不是个姑娘家。我就不学那些东西了,想说什么写什么了,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把我想说的都顺利地记下来。

  我现在仍然在飞机上,在高空中如此快速地飞离了你。我不知道用具体的距离来衡量这已经有多远,但是用时间来感知的话,我已经睡了两次了。虽然这两次我都没睡好,每次觉得自己终于入睡了一睁眼发现也才过去了半个小时。

  不是说飞机上的椅子不好,再不舒服的地方我都睡过。

  窗外的景色也好,一望无际的天空,开阔壮丽。

  想来想去,也许是因为心里的事太多,让我难以成眠。
 


  按照其他不干我们这行的人来说,我们的交集不算多。

  如果不是比赛和全明星,也许一年也见不上一面。

  但是在荣耀的世界里,我们时常相见。

  而与你的任何一场比赛,都能让我畅快淋漓。

  小周你说你本身话不多,性子又沉稳,怎么就在赛场上可以打地那么激烈。

  哪里像是你安安静静的性子。

  所以从看你的第一场比赛起,再看你一路慢慢成熟,飞快地走上来,我就知道有热血与激情刻在你的骨子里。

  真想在荣耀外也能看到你的这一面。

  

  上辈子什么的那一套都是骗小姑娘的,但是我觉得我们未曾经过了解都已经十分熟悉了。

  也许是因为一枪穿云的身姿与枪法,也许是为了别的我也说不清的东西。

  当你站在我面前,你不说话我也听得见你的声音。

  小周你知道吗,你看过来的时候,眼里有火光。

  你说你的眼睛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技能,你放心告诉我,我不会举报你把你送去研究实验室的。

  不然你的眼睛怎么会有亮光在闪。

  光芒四射,专注而热诚,如荒火碎霜暴烈而出的火。

  

  你那样看我就像是在看情人一样,每次看了我的心就……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一见了你就忍不住逗你吧,不然我怕我会陷进你的眼睛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联盟应该评选个最漂亮的眼睛奖项,我一定带头投给小周。

  每次你脸红羞恼的样子就恨不能上去揉揉你的头,我们小周是大帅哥了,可爱起来也没救啊。

  我喜欢看着你露出的这些点点滴滴的情绪,更真实也更鲜活。

  冷酷的一枪穿云就扔给君莫笑管吧,小周的话就跟着我,我会让你笑的越来越多。

  

  荣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没有办法说清楚它到底于我而言是什么了。

  梦想也好,生活也罢。

  我所有的欢快与苦难都与它有关,那么我想以后也再难分离。

  我知道自己倔,一条路走到黑。

  摔摔打打这么多年,什么都尝过了,也不愿放弃这个世界。

  但是我不后悔我在追逐荣耀中经受的一切,因为哪怕有落底的低落,但也有数不尽快乐的回忆与火花。

  能把热爱变成职业就已经是难得的幸运了,而现在我尤其庆幸——

  在荣耀的世界里我遇见了你。

  
  
  小周,我们认识多久了?

  很久了吧,哥果然老了啊,刚知道你的时候你还是后起之秀。

  再看现在,我们小周的身后都已经有一群人了。

  作为你的对手,我为你骄傲。

  而现在我们终于并肩站在同一个队伍里,为荣耀而战,为国家而战,我是真的说不出的开心。

  哥非常想大言不惭地以前辈的身份给你一个欢迎的拥抱。

  结果拖了这么久也没抱成,等着我回去,你知道我速度很快的,你可不能跑。

  

  本来有些事可以不用说的,只要我打一辈子荣耀,你也坚定向前,那我们就永远不会分离。

  但是我想人是贪心的。

  想你越多,我越难心静如水。

  卧薪尝胆不怕,淡薄名利不难。

  可我对你的渴望想要克制却是寸步难行。

  白天会想起你,夜里会梦见你。

  梦里你也不说话,就看着我脸上笑得特别好看

  哥这么大岁数了最亲密的身体放纵止于右手,够不容易的了。

  你说这不是折磨我吗……

  

  还好比赛的时候我还是能专心的,不然我可真的是要谢罪了。

  但是有了国家队之后,比赛也不能忘记你了。

  对你的感觉、对荣耀的爱、对胜利的追求与对荣誉的渴望让我无时无刻不在热血沸腾。

  再这么下去……我看我这领队也不用当了。

  我怕我会不理智的冲到台上去找人战个痛快。

  以泄心头之火,各种火。

  

  小周。  

  你话少,我能聊

  你不矮,我不高

  你好看,我还行

  我想在我的热爱里,除了荣耀再加一个你。

  这感觉也许是从荣耀而起,但是我知道即便离于荣耀之外,也不曾停歇。

  

  小周。

  周泽楷。

  你愿意和我一起守着荣耀与荣誉,直到它被时间封存却被人心永远铭记吗?

  你愿意和我一起继续爱着荣耀,并给予彼此比同伴更深刻更亲密的感情吗?

  你愿意和我在荣耀的世界里奋力拼搏,在荣耀之外也相知相守,一起走到不可知的未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信任我吧。

  让我看见你的心是否如我一样赤诚。

  把你隐藏在你那双清亮的眼睛里的所有情绪都交给我,我会把他们当做珍宝。

  一辈子悉心收藏。



  这封信写写划划,竟然就快要降落了。

  都是大男人,感情既然走到这了那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所以我写了这封可能最后颠三倒四的信。

  下了飞机我就找邮局给你寄过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寄到。

  也不知道会不会寄丢……

  如果寄丢了我就……再当面表白一遍好了。

  希望你看了之后可以认真考虑,给我答复,无论最后的答复是什么。

  我也可以再去找几本书,看下怎么追求喜欢的人,只要小周——你给我这个机会。

  我想你既然不讨厌我,还是单身,那我总要试试,什么都不干就认输怎么行?

  谁让你眼睛里的火花给了我勇气呢。
  
  如果哥有什么别的缺点你介意的,你来找我咱们好好谈谈。

  或者有什么别的要求或者想法你都可以找我说,我们来讲讲道理。

  

  但是如果你既往沉默,我可就当你答应了。

  

  永远炙热、永远忠诚的

  叶修。